????雨下的越来越大。

????三轮车师傅把一个雨披丢给凌二,笑着道,“你罩着,别给淋着了。”

????“那你呢?”凌二发现对方把雨披给他后,倒是直接淋在了雨中。

????“我们没事,我家就在旁边,等会就能回家换身衣服,”师傅笑着道,“你们过路的,倒是没有方便。”

????“谢谢,”凌二胡乱披自己身上了,把包塞进怀里,催促道,“师傅,咱们慢着点,我不着急。”

????“我也不敢快啊。”师傅抹了抹脸上的雨水,笑着道,“往汽车站的路还没修好呢,车轱辘掉进去都出不来。”

????雨水已经漫到路边的台阶上,路上的车跑过去,溅起来的一大片的水,哗啦全浇到了凌二的雨披上。

????浑浊的水滴顺着雨披往下淌。

????到汽车站的时候,凌二把预先掏出来的十块钱丢给三轮车师傅,笑着道,“麻烦你了,师傅。”

????“哎,找你钱呢?”师傅对着凌二奔跑的身影喊道。

????“不用了,谢谢哈。”凌二已经冲到了屋檐底下,看到师傅又走过来,才想起来,自己的雨披没还给人家。

????赶忙脱下来,递给对方道,“不好意思,这都忘了,哎哟,这都不好意思了,瞧把你给淋的。”

????对方把雨披给他了,自己倒是成了落汤鸡,他很是不好意思。

????“不值钱的东西,给你也没什么。”师傅接过雨披,披自己身上后道,“你别着急走,我找你钱,一码归一码。”

????“不用了,倒是麻烦你了,走了,有时间再见。”凌二掏出包里的毛巾,把浑身上下擦了一遍后,钻进了售票大厅。

????“兄弟,回头还拉你啊。”三轮车夫冲着他喊道。

????售票大厅人头攒动,他想不到这么大雨,还能有这么多人。

????不过,随即一想也就释然,河南是人口大省,更是劳务输出大省,人口流动自然很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