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“你说什么?她真怀上了?”温凉玉听完叶妈的话,霍然站起了身子,向着叶妈厉声喝道。

????“是啊夫人,白姨娘又怀上了。”叶妈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,几乎不敢去看温凉玉的脸色。她知道,孩子是温凉玉心里的一块心病,如今眼睁睁的看着那白兰茵一个接一个的生孩子,她这心里哪能受得了?

????温凉玉的手指紧紧地攥着帕子,冷笑道:“自打他们从皖北回来,司令就跟丢了魂似的,得了空就往那狐媚子的屋间里钻,她怎么可能怀不上?”

????“夫人,老奴有几句话,也不知当说不当说。”听着温凉玉的那一声“狐媚子”,叶妈心里一紧,只压低了声音开口道。

????“你跟了我这么多年,有什么不当说的?有什么话只管说便是!”温凉玉心烦意乱,只没好气的与叶妈斥道。

七夕发多少红包比较好 ????“夫人,老奴瞧着司令如今分明就是被白姨娘给迷住了,您想想,司令是什么人,他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,怎么也没道理被白姨娘这么个柔柔弱弱的女人迷得神魂颠倒的,依老奴看,说不定就是这个白姨娘在司令身上使了什么妖法。”

????闻言,温凉玉的脸色顿时变了,她的眼珠转了转,道:“你是说,这狐媚子莫非会什么法术不成?”

????叶妈慌忙摆了摆手,“夫人,老奴的意思不是说白姨娘会法术,而是……”叶妈说到这,只小心翼翼的向着外头看了看,见四下里无人后,才贴近温凉玉的耳朵,和她吐出了一句话来。

????温凉玉大惊,“你说,她是狐狸变得?”

????叶妈点了点头,“您没听说过吗,这狐仙,有康,胡,黄,白四姓,其中就数姓白的道行最深,那可是天狐啊。”

????温凉玉脸色十分难看,念起顾世勋对白兰茵的种种维护,再想起白兰茵那副娇柔之态,倒是越想越怕。

????“你说的有道理,”温凉玉缓缓点头,喃喃道:“司令的魂都被她勾没了,再这样下去,可不是连命都危险了?”

????清晨。

????顾世勋睁开眼睛,见兰茵仍是在沉沉睡着,他轻手轻脚的起身,不想却还是将兰茵吵醒了,见她睁开眼睛,顾世勋便是笑了,他伸出手指,刮了刮兰茵的鼻尖,与她说了声:“醒了?”

????兰茵见他已是穿上了军装,便是伸出胳膊环住了他,和他轻声道:“你要走了?”

????“嗯,去营里办点事。”顾世勋把玩着她的发丝,和她温声道。

????“那你什么时候回来?”兰茵的眼瞳明亮而温软,看着顾世勋时,只让他的心中一软,忍不住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亲,告诉她:“天黑就回来。”

????“那你路上小心些。”兰茵叮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