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天面露疑惑,但没有询问,他在等弈洪棋开口。

弈元也是同样如此。

"如果是玄幽天的话,或许我们还真要插手一番。"

弈洪棋开门见山,一开口,就让弈元跟林天两人面面相觑,有些不解的看着他。

"玄幽天有什么问题么?"林天问道。

弈洪棋点头道:"南域九天都有很大的野心,从他们当年进犯东域都可以看出来。其实他们也曾想过进犯西域,只是时机不够成熟而已,九天之中,我曾跟玄幽天的上尊交过手,此人城府极深,有大野心,此番跟凌绝天联姻,恐怕不会简单。"

"哦?你还跟此人交过手?此前我也曾去过南域。跟往生天少主秦和温有过一笔交易,斩杀了当时玄幽天的少主,只是没想到,他们这么快又推出了新的少主,且一出世就有准尊修为,啧啧,三百年早就一位准尊,他们这是要搞事情啊!"

林天眉头微挑。冷笑的说道。

当时的玄幽天少主还是袁启阳,实力也只是在分神境而已,被他斩杀后,玄幽天还曾来找过凶手。当时玄幽天那两位尊者,也是得了牧萱的好处,才答应不会暴露自己的身份。

弈洪棋沉声说道:"那被你斩杀的那位少主,估计只是推出来的傀儡,而且南域九天,每隔数百年便会进行一次九天御令,进行九天之间的排名,此前一直都是天外天占据九天之首的地位,很多决定都是由他们来决策的,算算时间,这一次的九天御令,似乎也即将举行,玄幽天这一次,怕是要在九天御令上谋划什么。"

"可即便是这样,那也只是他们九天内部的事情吧?我们为何要插手?"林天皱眉问道。

九天御令,上次牧萱离开时,他也听到了凌绝天那两位尊者开口说过这个,只是他对南域的势力没有太深入的了解,也仅仅只是听说过九天御令罢了,具体是什么。他也不清楚。

"九天御令的确是九天内部的事情,不过当年九天在进犯东域之前,其实内部有过矛盾,一方是认为进攻西域会好一点,还有一方则是认为进攻东域会好一点,而主张进犯西域的,便是玄幽天,只是后来天外天拍板。这才选择了东域,那一次也被你们给拦下来了,且我与玄幽天之间,也有私人恩怨,我担心玄幽天这一次若是在九天御令上拿到九天之首的位置,会趁机对我羿家发难。"

弈洪棋沉眉说道。

"还有这等事情?"弈元也是惊讶了一下,这件事情连他都不知道,难怪弈洪棋会将他们召来这里说这件事。

林天也是眉头皱起,问道:"玄幽天虽然强,但羿家也同样不弱,单以他们玄幽天的实力,还没办法对羿家造成什么威胁,所以他们若是坐上了九天之首的位置,就会利用九天的力量来对付羿家?可羿家作为镇守无尽海域这么多年的势力,在抵御外族上尽心尽力,他们若是对羿家出手。怕是西域其他势力也不会答应吧?"

"他们并不需要对我羿家怎么样,但绝对会找回当年的耻辱,玄幽上尊此人极为小肚鸡肠,睚眦必报。趁机发难对他来说不过是家常便饭,如果可以的话,尽可能的阻止玄幽天跟凌绝天的联姻。"

弈洪棋沉声说道。

林天迟疑了起来,他原本已经打算不去救牧萱了。现在听弈洪棋这么一说,他又有些动摇了,倒不是说他的意志不坚定,而是弈洪棋的话,在他心里的分量还是很重的,两人是知己至交,这层关系,远比他跟牧萱之间的关系更加牢固。

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。

沉吟片刻后,林天点了点头说道:"既然是这样,那我便去一趟玄幽天,但不保证能够阻止成功,只能击败那玄幽天的少主。"

"家主。此次便由我过去吧?"弈元也自告奋勇的说道。

然而,弈洪棋却是摇头道:"你不宜过去,玄幽天本就跟我们羿家有仇,你若是过去,怕是会激怒对方,我倒是想让林天混进凌绝天,以凌绝天的名义介入此事,后面再直接参与进九天御令的争夺之中,只要不让玄幽天得到九天御令,此次危机或可解除。"

"那九天御令,究竟是什么?"林天好奇问道。

七夕发多少红包比较好 弈洪棋解释道:"九天御令是一道令牌,当时的九天混乱不堪,在数万年前,那一代的几位天主为了不让九天的混乱持续下去,所以弄出了一个九天御令,每隔数百年。便由他们的传人进行一场争夺,谁能够脱颖而出,得到最后的九天御令,就可以成为九天之首,而剩下的名次,也是由他们各自的传人争取,依次排出九天的顺序,其实第二到第九。并没有太大差别,只有得到九天御令,才能够拥有三次决策权,这才是我担心玄幽天拿到九天御令的原因。"

林天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。恍然道:"难怪他们会先退出来一位少主,在死了之后又推出了这位真正的少主,恐怕就是在为九天御令做准备,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我便去一趟吧,九天联合起来,的确足够横扫修真界所有势力,哪怕是中域那片地方的疯子,也不愿招惹九天。"

弈洪棋都开口了,他自然不会再拒绝。

这也是南域九天的强势之处,当初他们各自为政的时候,南域的整体实力并不是修真界四域最强的。那时候四域中,最强的是东域,全是因为有琉璃仙宗这个庞然大物存在。

若是算上中域那片混乱之地,在南域九天混乱的时候。中域的实力应该算是最强的,只是那一片地方,都是穷凶极恶之人待的地方,一般也不会有人过去。

"应该就是为了九天御令做准备,不过你此次前去,也会有危险,去不去取决于你,玄幽天若真的要对我羿家下手,我们也不惧。"

弈洪棋补充道。

"去,为何不去?原本没打算去,只是因为没有去的必要,既然你开口了,那去一趟也无妨。"

林天点头,笑着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