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张超,对不起,别救我了,我还一条命给你。”

“你别想那么多,我们一定会把你救回来的。”

金医生转身挡住我:“手术室你不能进。好好想想你做了什么。”

“你做了什么啊?”吴依依追上来,有些愤愤不平地说,“这女的也太搞笑了吧,人自杀了,怪你把人逼死的?那是不是全天下畏罪自杀的都可以怪警察?”

我心里很不是滋味,尤其是林芳最后跟我说的那句话。

我揉了一把脸,默不作声地坐了下来,吴依依见我不说话,也乖乖地坐了下来,等了好一会儿,小声地问:“张超,这女的以前,是不是和你有点儿关系啊?”

“前女友。”

“哦……”她很不高兴地撅起了嘴,“你还有前女友啊,诶,不对,应该是你的前前女友了吧。”

我下意识地瞥了她一眼,她说:“你这么凶干嘛,不是么?”

“潇潇永远不会是我的前女友。”

吴依依有些伤心,说:“你自欺欺人,她都快结婚了。”

我心里很不是滋味,虽然潇潇说好了会等我,可是她现在这样的处境,让我也没办法不自责。

“好了好了,你别难过了,当我没说了好么。”吴依依忽然很温柔地说。

“没事,不怪你。你回去休息吧,这儿还要等很久。”

“我陪着你吧,反正我回去也没事儿干,哎,我就是千门最大的闲人呐,一个门派上上下下都嫌我讨厌。你……以前的事儿能和我说说不?”

“没什么可说的,都是过去的事儿,挺枯燥的。”

“你告诉告诉我嘛,我真的很想知道。”吴依依说,“我师兄都知道,我也想知道,这样,我就更了解师兄了。”

我一脸懵逼:“你这是什么逻辑,你在国外法律是怎么学的?”

“说嘛说嘛。”

我拗不过她,就说:“她是我高中的同学,高中的时候我很喜欢她。后来我高中没毕业就去当兵了,当了五年兵回来,正好看见她被一个男人欺负,我救了她,我俩就在一起了。”

“你怎么高中没毕业就去当兵了,后来你们怎么分手了,为什么她要杀你。”

“你一口气问这么多,让我怎么回答?”

“一个一个说嘛,告诉我嘛。”

“哎,我七岁的时候父母就出了车祸,我跟我姑妈长大,我姑妈对我不好。高中的时候我被人打断了手,养好伤后我也不想回家了,正好满18岁,我就去当兵了。”

“你那么有钱,你家里人都对你不好啊。”吴依依说。

七夕发多少红包比较好 “说来话长,你别岔开问了。我父母留下了一笔遗产,我一开始并不知道,直到我19岁,韩叔叔带着遗嘱过来找我,我才知道。后来我退役了,和林芳在一起,但在一次同学会上,本来我们是想当着大家的面宣布我俩的事,可她却忽然说她喜欢的是,哎,是那个那天打她的男人。我被狠狠地背叛了……之后发生了许多事,林芳和那个男人在一起过得也不开心,她又想重新回到我身边,我却已经和潇潇在一起了。”

我道:“所以她很生气,伙同我的敌人,想要杀了我。”

“这女人的心也太狠了!我本来看她可怜,没想到她竟然是这样的人。也难怪你那么提防她了。”

我心说,这才哪儿到哪儿啊,更狠毒的事还没说呢。

“不过,你不会现在还喜欢她吧。”吴依依问。

我矢口否认:“你胡说八道什么呢。”

吴依依不爽道:“声音越大越心虚。”

“都是谁教你的这些。怎么,你有意见找他说去。”

“不敢,你快点儿回去休息吧,别在这儿盯着我了。”

“我不,我就要缠着你。”